欢迎访问:亚洲情色,狠狠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禽兽的虐待

禽兽的虐待

东方玉如自从上次送出日军情报专家来远宁的消息后便感到好像有人在监视自已一样,但却不能确定,这次接到联络员的冒死示警知道自已已处在危险中,她立烧掉了几份名册,将小手枪塞进旗袍右侧的袋中,从窗口向外看了看,没发有什么异常,便从容不迫的从正门走了出去,刚一出门便看到四五十米远处的树后好像有人,接着远处又走出了一群日本宪兵。

  东方玉如知道不妙,退回房里,子弹已追着她打到门上。

  “混蛋,抓活的。”秋男狠狠地扇了那名开枪的便衣一记耳光。

  十几名宪兵狠狠地扑上去。

  东方玉如躲藏在门后对最前头的那宪兵开了一枪。宪兵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三八枪丢出老远。

  但是第二名没有丝毫犹豫依就扑上来,充分显示出武士道精神。

  东方玉如沉着地打倒了七名日军退到院内,她将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已,三四名日军破门而入,看到东方玉如阵怪叫着“花姑娘。”扑了上来,东方如玉看着那丑恶的嘴脸再度打倒了前头的一名宪兵。

  另外的几名宪兵一下子楞住了,在他们确信这姑娘已没子弹的情况下竟然又被杀了一人,就在日军楞住的瞬间,玉如笑了笑将空枪扔向第二名日军,转过身便向墙撞去。

  清醒过来的一名宪兵一个恶虎扑食,扑上去,没有抓住玉如却捞住了她的右足,玉如被带倒在地,头轻轻地碰在了墙上仅只碰破了皮,另二名日军七手八脚地按上去。玉如俏脸惨白,挣扎着咬住了一名宪兵的手。

  “呀。”宪兵一声惨叫右手的二指竟被咬断,痛得他抛着手蹲在地上。秋男跑进院的时候宪兵已反扭住了玉如的手,将发散衣破的玉如押到秋男身前,秋男看着女俘婀娜的身段和秀丽的脸庞兴奋地笑了笑道:‘带走。“门外大批宪兵已经赶到。在秋男的不远处,一条小街的拐角处一名头戴铜盆帽,一袭黑衫的壮年男子轻轻将手向身后摆了摆,他就是抗日自卫军的金老大,他知道自已来迟了一步。看到东方玉如被俘,他带着四五队员离开了小街,来到右侧不远处的一个徐记面店内,面店老板将他们迎进后面的屋内。这个面店也是他们的密秘地下联络处之一,店主叫徐虎,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他和女儿徐小玉明着是开面店的暗里却是联络处。

  金老大脸色凝重,虎目含泪,东方老师的被俘他也有责任,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要是能早到十几分钟该多好,金老大深深自责。

  徐虎看着金老大,道:”这群畜生,早晚不得好死“金老大看了看几名队员一眼道:”不管宪兵队是龙潭虎穴我都要将她救出来。“宪兵队的地下刑室内传来了皮鞭挥动的呼声和女子的惨叫声。

  灯光大亮,刑室的中间横梁上吊着一名年青的女子,年青女子的双手被并住吊在梁上,上身被扒光,两只浑挺的奶子上满是一条条的鞭痕,两只刚刚离地的脚被分开扣在地上的两只铁环上,女子头低垂着,长长的秀发盖住了她的脸,显见刚刚昏死。

  一瓢冷水淋到女子的头上。

  ”呵—“喘息声中女子清醒过来。

  秋男走到女子身前,抓起了她的长发道:”东方姑娘,怎么样,不好受吧,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怎么样?“


  “呸!不知道。”

  “哼。”秋男哼了声,道:“给这娘们的奶子用刑。”中部和森尾各自握住了一根针走上去来到少妇的两侧,一人捏住了东方玉如的一只乳房同时将针对准少妇那浑圆雪白乳房上鲜嫩的乳头刺进去。

  ‘啊---“东方玉如感到双峰一阵刺痛忍不住失声叫出来”畜生,禽兽。“她哆嗦着骂道。针深深地刺入她乳房的深处,中部和森尾扭动插在她乳房内的针。

  ”啊---啊----“东方玉如仰起了头,冷汗从她的俏脸上流下来。

  ”说不说?“秋男看着少妇的两只浑圆的乳房道。

  ”不,休想。“东方玉如竖毅地道。秋男看着露在乳外的针狞笑着让中部用火烧左侧的针尾,直至东方玉如昏死。

  秋男冷眼看着不屈的姑娘,这一次他将眼睛瞄向姑娘的生殖器官。秋男命令中部和森尾将少妇的裤子全部扒光。中部和森尾淫笑着解开姑娘的裤带,脱到姑娘的玉足踝上,再将她的底裤拉了下来,少妇那丰满迷人的阴部便显露出来,大丛毛绒绒的阴毛呈三角形分布在少妇那两条白嫩细滑的腿根部。

  ”哗、哗“冷水一桶桶泼在姑娘的身上。东方玉如慢慢醒来,感到下体冰冷低头一看不由羞红了脸,她的内裤已被扒到脚上,下体已完全呈现在这群兽类的面前。

  ”卑鄙禽兽。“东方玉如忍着两只乳峰的巨痛骂道。秋男看着姑娘的妙处让中部和森尾将内室的一张四仙桌抬出来放到刑房的正中。

  秋男让中部和森尾将姑娘从横木上解散下来,拖到四仙桌上,将她的胳膊反拧捆在两侧桌脚上,接着一块四方木头塞在姑娘的屁股下,中部和森尾和攥住姑娘的一条腿向两侧撑开,捆在两侧桌子脚上,冒露她的生殖器。

  秋男来到东方玉如的身侧轻轻拨开那丛阴毛,找到了那两片紧闭着的肥厚而略显暗红色的阴唇,一只手捏住一片将它们鄱了开来。

  ”啊—畜生----“东方玉如尖叫着,三十一年来她还是首次在除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赤身裸体,并且还被如此近距离的观看阴户。

  秋男伸出中指按压在东方玉如的两片大阴唇的中间,慢慢地摸着,并渐渐地将手指头伸入那条渐渐显露出来的嫩红色的肉缝中。东方玉如想挟紧双腿可是双腿被捆在桌两侧很紧,阴部周围细腻的肌肤无力地作着抵抗。

  秋男将整根指头全塞进东方玉如的密道内,抽动着。东方玉如偏着头,美目紧闭,忍受着下体的异常感觉,自从二年前她的夫被鬼子枪杀后她早已断绝了性生活,一个三十出头的女性是非常渴望性生活的,但是她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啊----“东方玉如感到下体一阵难忍的巨痛,秋男狞笑着竟用两手插入姑娘的阴道将她的阴道都差点撕开来。

  听到少妇的惨叫秋男满足地抽出手,他的手指上已粘着血迹。秋男将带血的手指伸到东方玉如的眼前淫笑着道:”东方老师,看看,这是什么啊?“东方玉如涨红了脸,喘口气骂了一声:”禽兽。“秋男将血迹擦涂在东方玉如的两只刚受过针刑的乳房上。

  东方玉如咬着牙一声不哼。秋男将几根细铁条放进火盆中,将火盆拿到四仙桌边上,他爬上桌子看着姑娘那蒿草浓密的下体,淫笑着拿出两个鱼钩,两个鱼钩的尾部连有细线,秋男捏住姑娘左侧那片湿滑红嫩的阴唇狞笑着将鱼钩钩入姑娘左侧阴唇的中部。

  ”呀---“东方玉如感到腿根一阵刺痛,那远比新婚时处女膜破裂难忍的多,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秋男召呼一声,中部和森尾立即跑上来,两人一人一边抬起东方玉如那雪白细腻的屁股,秋男将那线子绕过姑娘浑圆的屁股将另一侧鱼钩钩入姑娘的右侧阴唇,使姑娘的两片阴唇极度地分开来。东方玉如羞愤地闭着眼,她没想到鬼子会下流到这般地步,屈辱的泪水从她那秀美的脸颊上流下来。

  东方玉如的两片赤红色肥嫩的阴唇被鱼钩打开翻贴在洁白的玉腿根处浓黑的阴毛丛中,一丝血丝从被扎穿的阴唇中部流出来,秋男兴奋地低下头伏在东方玉如的双腿根,两只手按在姑娘的大腿内侧,伸出血红的舌头舔姑娘被翻开的阴唇。

  东方玉如,喘息着,雪白的争银牙紧紧咬住下唇,她小腹上的肌肉发出阵阵的颤动,猛地东方玉如两只玉手紧握在一起,尖锐地骂道:”畜生,不得好死的畜生。“秋男将唾液吐在姑娘的阴唇上将它们弄得很湿,整张嘴全合在东方玉如的红嫩的阴户上,听到东方玉如的尖骂,抬起头淫笑道:”东方老师,你们中国有句老话叫为人师表,骂人可是不对哟!“”禽兽,你们这群兽类,杀了我,畜生。“

  ”秋男摸捏了姑娘的阴忘掉一把道:“瞧瞧,东方老师的阴户多嫩,多红,比春子可细腻红嫩多了,不玩玩可真是浪费天赐珍物了,杀了你我什么舍得,我要让你在这个地下刑房里让皇军不停地干你,然后再让中国人干你,再让你赤身裸体的游街,让老百姓和你师中的同事瞧瞧他们敬仰的东方老师那迷人的阴户雪白的奶子在皇军的K弄下流水抖动的情景,这就是对抗皇军的下场”秋男淫笑着道。

  东方玉如痛苦地闭上美目,她后悔为何没有将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已,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了,想死也死不了,只能去忍受那无尽的屈辱和痛苦。

  秋男看到姑娘沉默以为姑娘想招供了,转到桌子的另一侧,盯着东方玉如的俏脸道:“怎么样,东方老师想通了。”东方玉如猛然睁开眼骂道:“瞎了你的狗眼,让我出卖同志休想,呸。”东方玉如一口啐在秋男脸上笑了起来。

  “臭婊子,我会K得你生不如死。”秋男恨恨地擦去口水。转到姑娘的腿侧,勿勿脱下裤子挺起那硬得发紫的JJ双手按住姑娘的两侧玉腿根便猛地对准东方玉如的阴道插捅了进去。

  “啊—”东方玉如雪白的胴体一下子僵直了,两条腿蹬得直直的,秀丽的俏脸扭曲着,下体那一阵火辣辣的难忍的巨痛像是要将她的下身撕开,她感到秋男的JJ像是一根烤红的铁棍捅进了她的阴道内,好像已顶到了她的子宫。

  秋男将JJ深深挺进这漂亮少妇的阴道内,看着一丝不挂的少妇在刑桌上尖声惨呼他兴奋地抽动起来,虽然早已不是处女但他感到少妇的阴道还是那么的狭窄,不比处女的差,他勇猛地在少妇的下身抽动起来,一下下挺动他的屁股。

  东方玉如痛得俏脸惨白,下身的刺痛是那样的难以忍受,像是刀子在她的阴道内绞动,她仰躺在桌子上悲惨地惨叫着,她感到下身开始流血了。中部和森尾也不甘寂默,在秋男在奸污姑娘阴道的同时,中部开始玩弄姑娘的两只乳房,而森尾则用铁器撑开姑娘的嘴将JJ塞进了姑娘的嘴。

  “哦---呜----呜----”东方玉如的嘴被森尾塞进JJ恶心得想吐,可是她根本吐不出来,那粗长的JJ一根刺激着她的喉腔一根折磨着她的阴道,两只乳房还遭人玩弄,怒火攻心下,东方玉如两眼一翻她昏死了。

  等东方如玉清醒过来已不知道过了多久,刑室中空无一人,东方玉如感到下体一阵接一阵的刺痛,她不知道有几个鬼子在她身上发泄过,想爬起却觉双腕巨痛来才想起四肢受束,她睁开美目凝望着空荡的屋顶上的那灯泡,不知道同志们还好吗?

  “哒!哒!哒!”刑室外的通道中响起了皮靴子踢地的声音,东方玉如闭上美目,她知道兽行又将来临,轻轻吸了口气,她偏过了头,下定决心不管鬼子对她施以何种酷刑她也将去竖强的面对它。

  “嘎----”沉重的铁门被打开了,秋男和长野昌及两名打手中午酒足饭饱再次回到刑室。

  看到姑娘下体那乳白和红色相间的污物秋男痛快地淫笑起来。秋男走到东方玉如的身体捏住她那只竖挺柔软的左乳道:“东方老师你醒了,那我们接着开始,你知道下午我们为你准备了什么吗?”东方玉如转过头不去理他。

  秋男狞笑道:“东方老师,我敬佩你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而给你面子,要是再不准备招,那下午我就不客气了,让你尝尝红烧肉和日本大獒犬有历害。”

  停了一停秋男转到东方玉如的头侧道:“东方小姐,你知道什么是红烧肉吗?那是要用烧得通红的烙铁烙你细皮嫩肉的肌肤了,再不说我会让打手烙你的两只尖挺的奶子,烙你的屁股,还有这么细白的大腿内侧,如果再不说,就要烙你的生殖器官了。”秋男说话间又转到姑娘的下体,捏住了那两片阴唇故意按了按道。

  东方玉如玉体轻颤,这样的酷刑她闻所未闻,不由挣开美目尖骂道:“禽兽,你不是人,不得好死。”

  秋男又转到姑娘的头侧,轻轻摸着她的俏脸道:“还有更历害的,你们中国人不是讲究贞洁和清白吗?你不说我就让你跟狗交配----”

  “畜生。”东方玉如美眸边晶莹的泪水已然滴落,再度转过了头。


  秋男看看姑娘知道无望便对两名打手道:“东方小姐看样子是想尝尝红烧肉的滋味了,来人,让我们成全她。”

  中部和森尾从桌子底下抬出煤炉,将三四枚三角形的烙铁放到煤炉子上。秋男命令长野昌洗干净姑娘的下体。

  长野昌将水倒在姑娘的阴户上,用毛刷刷干净她下体的污物。等了十多分钟,秋男从煤炉中取起一枚被烧红的烙铁,慢慢地走到东方玉如身边,将手中冒着火星的烙铁向姑娘的俏脸靠近。

  东方玉如感到灼烧近脸,不由本能地睁开美目惊恐地看着秋男手里那烧红的烙铁。

  秋男狞笑着看着姑娘那惊惧的俏脸道:“怎么?怕了吧?”

  东方玉如急促地喘息了一下,偏过了头。

  “啊------”东方玉如感到左侧乳峰上一阵巨痛,不由仰起了头,鬼子手中的那块烙铁正狠狠地按在她那只丰挺的左乳根上,冷汗从她额头上渗出东方玉如感到眼前渐渐发黑她再撑不住,晕了过去。

  秋男拿开烙铁,姑娘那只白嫩的乳根出现了一个三角形的焦疤。秋男将烙铁放回煤炉。长野昌用木勺掏起一勺冷水淋到姑娘满是汗水的俏脸上。

  被冷水一激,东方如玉慢慢苏醒过来。

  秋男狞笑着用手剥开贴在她脸上的几缕秀发,看着她的脸道:“说不说?”

  “-----”

  秋男从煤炉中提起一枚烙铁按到了东方玉如的右侧乳根。

  “哧—”青烟冒起。

  “-------”东方玉如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尖锐的悲叫,她的四肢痉挛着抽动着,不等姑娘昏死秋男又换了一块这次是按在了姑娘那娇艳欲滴的大腿内侧。

  “啊----啊------”东方玉如歇斯底里地惨叫起来,她的阴唇颤抖着,一股一股的浊黄尿液从她的两片肉缝中涌出来,头一弯她再一次晕了过去。

  “哗”一桶冷水全泼到了她的下体,大冷的天泼冷水本就是一项酷刑,在巨痛和冷水刺激下东方玉如再一次醒来,她的嘴颤动着喘息着,两只丰挺的乳房一阵阵地抽动,她不知道自已能否能忍住下一次的酷刑。

  秋男从煤炉中取起一根小的烧红的铁条,盯着东方玉如那被鱼钓鄱开的阴唇,狞笑着按在左侧大阴唇的外沿。

  “啊—啊—妈呀----啊-----”仰天捆在桌子上的东方玉如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一声声悲惨的嘶叫。

  秋男狞笑着滚动手中的铁条一点点地烤着姑娘的左侧阴唇。一股股的尿液涌射出来溅到了秋男的手上和铁条上,立即散发出一股腥淫的气味。

  东方玉如左侧的大阴唇变成暗红色,秋男又换了一根再一次烙她的右侧阴唇。东方玉如被捆在刑桌上一次次昏死过去,烙刑用了整整一个多小时,东方玉如的两只乳房,腋下、小腹上,大腿内侧和两片红嫩的阴唇全被烙焦了,可是她依然没有开口,秋男又让中部和森尾用铁片撑开她的阴道,用烧红的烙铁一层层地烙她阴道内侧那娇柔鲜红的粘膜,东方玉如死去活来,俏脸已失去人样,口角挂着点点血唾沫,手腕和足踝上被绳子磨破了皮渗出血丝,像死了一样。

  秋男撑开东方玉如的阴道看着阴道中冒出的黑烟,再一次让打手将她弄醒。

  冷水一桶接一桶地泼到她的玉体上,直到第六桶,东方玉如轻轻哼了声,醒过来。

  秋男阴冷的目光盯着东方玉如的脸,狠狠地逼问:“到底招不招?”

  东方玉如用起全力摇了摇头。

  “妈的,去死吧!”秋男骂了一声,让中部牵来一条高大的日本狼狗。

  长野昌和森尾将东方玉如从桌子上解散拖到一个拱形的铁制刑架上,将她的两条腿扒开捆在铁架分开的两个铁柱子上,接着将她的手反捆在铁架后,使刚刚受刑的阴部更加突出,秋男一挥手中部放开狼狗。

  狼狗不知已经历过多少这样的事,呜地一声扑到东方玉如体上,下体血红的阴物早已挺进东方玉如的下体。

  “啊----”东方玉如惨叫着,狼狗的两只前爪一边一只抓在她那两只受过烙刑的乳房上,乳房上和阴道内的一阵阵巨痛还没等狼狗施暴完毕,东方玉如便晕死了。

  秋男看到刑讯失败,那狼狗还在东方玉如身上抽动,恼怒地将一块烙铁按到狼狗屁股上。

  “呜—”狼狗悲呼着从东方玉如下体抽出血红的JJ,低着头将尾挟在双腿间。

  秋男看了看东方玉如对两名打手道:“将她吊起来。”两名打手将昏死的东方玉如吊在刑室中央,她的两只脚被扒开扣在两侧的两只铁环中,秋男将一根电刑用的铜棍塞进了东方玉如的下体,这样可以止住阴道内的出血。看了看晕死的姑娘,秋男走出了刑室。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火是神物 下一篇:杨老师的阴谋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